杀妻藏尸冰柜105天”案:事后坦然约其他女性死者家属

当前位置 :主页 > 其他 >
杀妻藏尸冰柜105天”案:事后坦然约其他女性死者家属
* 来源 :http://www.dhfor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8-29 18:45

  (原标题:“杀妻藏尸冰柜105天”案:事后坦然约其他女性,死者家属)

  半年来,杨敢连陆续收到不少催款消息,直到8月24日下午他还接到从广东打来的电线岁的女儿杨俪萍去世已经311天,同岁的女婿朱冬(化名)是犯罪嫌疑人。去年10月18日,朱冬用双手扼住女儿颈部致窒息死亡后,将尸体放入冰柜冷藏直到2月1日向警方自首。

  大年初五,是杨敢连的60大寿,但家人一整天都未联系上女儿杨俪萍和女婿朱冬。

  4月16日,杨敢连和妻子去殡仪馆为女儿办理丧葬手续。这是他们案发后第一次见到女儿。由于长期低温冰冻,杨俪萍浑身呈紫红色,皮肤干裂,身形蜷曲,干瘦得不成样。“样貌已面目全非,。用任何言辞都无法形容我们当时悲愤的心情,只是泪水止不住。”

  警方给了杨敢连两份报告,一份是报告,一份是朱冬的鉴定证明。杨俪萍属于“机械性窒息”,直言由于低温冰冻时间过久,解剖以及使用先进技术也无法正确判断具体死亡时间;朱冬的鉴定完全正常,负有完全刑事行为能力。

  半年来,杨敢连陆续收到不少催款消息,直到8月24号下午他还接到从广东打来的电话。

  女儿过世后,朱冬向各大银行、理财平台借款,用妻子的信用卡花掉将近20万,并供述案发后用杨俪萍的身份证与其他女性多次出入酒店。

  经过女儿房间时,杨敢连总是会忍不住再向里看一眼。女儿把母亲和小狗的照片压在桌子的玻璃下,床尾墙壁上还留有她以前贴的日文贴纸,翻译过来是“难过的时候笑一笑”。床边的窗台摆着一瓶花,阳光透过玻璃罩落在娇嫩的粉色花瓣上。旁边一张信纸,写着挚友们的悼词:“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