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保镖龙潜都市小说介绍另类保镖总裁爱上我叶凌天最新章节预览

当前位置 :主页 > 类别 >
另类保镖龙潜都市小说介绍另类保镖总裁爱上我叶凌天最新章节预览
* 来源 :http://www.dhfor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5 14:31

  另类保镖总裁爱上我,这是一本来自作者风流小二所创写的豪门总裁言情类小说,讲述了来自神秘部队叶凌天为解决妹妹医药费不得不给千金小姐李雨欣当起另类保镖...

  晚饭过后,唐欢欢懒懒的靠在热气腾腾的浴桶内,绿绣站在她身后帮她轻揉着肩头,那红肿的眼明显至极,可唐欢欢却像没看见一样,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句。

  半晌,唐欢欢点了点头,再次懒懒出声,“嗯,没说什么就是谈的差不多了,不过看你的样子,难道是那木头没开窍?”

  为此,唐欢欢嘴一咧,嫌弃的冷嗤一声,而后忽的起身,“真是浪费表情,肉都送到嘴边也不知道吃,果然是个呆子。”

  看着她那沉默委屈的模样,唐欢欢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瞧瞧你个没出息的,不就是个男人吗,他不稀罕你,明儿我再给你找一打,气死那个傻子。”

  唐欢欢嘴角一抽,提着她下巴的手顿时嫌弃的收回,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这智商到底是怎么隐藏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却没有被我发现的?你们两个还真是绝配啊,两个呆子。”

  绿绣有些听不懂唐欢欢的话,可是见她似乎不是很高兴,她也不敢在继续问下去。

  看着她这般畏缩,唐欢欢更是来气,“我说你是不是傻?我好心装成全你们,可你们倒好,浪费我一番苦心。”

  瞟了她一眼,见她又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唐欢欢嫌弃的摆了摆手说:“行了,你回去歇着吧,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唐欢欢抿了口茶,淡淡道:“你应该清楚,不是全心向我的人,我向来不留为己用。”

  闻言,绿绣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道:“小姐,我以后再也不骗您了,求求您别不要我,之前我的确是瞒了您,但我也是啊,当年夫人放心不下您,找人将我安排在唐府,当时的您不是很清晰,我便没想过将这事告知与你,但是后来你突然间了,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夫人叫我暂时不要透露他们的身份,所以我只能选择隐瞒,小姐,这么多年了,我真的没有做过半点小姐的事,您说我心不在您,我真的是。”

  看着那哭到哽咽的人,唐欢欢不由的缩了缩紫眸,“那我问你,这么多年,你是不是一直在跟他们透露我的消息。”

  蓦地,绿绣头一抬,赶忙辩解,“小姐您相信我,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庄主和夫人并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而且,打从我跟着小少爷和小小姐到了东晋,已经很久没有跟山庄联络过了,要不是这次夫人给我,让我赶紧带着小少爷和小小姐回来,我根本不知道墨城君就是荣王这件事。”

  虽然绿绣之前对她撒了个,但是唐欢欢还是愿意相信她此刻所说,“既然你是百晓夫妇派来我身边的人,那么为何我在出事之时你没有通知他们来救我?”

  绿绣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泪,随后却是哭的更凶,“小姐从牢里出来,回府便是简单交代了几句,我得知事情不对,已经连夜通知了庄主和夫人,可是小姐您第二天就出事了,我始料未及,庄主和夫人也未能及时赶到,这件事奴婢已经懊悔了很多次,要不是夫人劝慰说您还活着,我可能早就随您而去了。”

  闻言,唐欢欢什么都没说,突然站起,她走到床边看了绿绣一眼,“还不赶紧叫人把这桶抬出去,湿气这么重,你想看我旧疾复发?”

  绿绣愣了半晌,而后面色一喜,赶忙爬了起来,“是,奴婢这就叫人把水抬出去,小姐您先歇着,一会奴婢再打一盆碳过来,绝对不会让屋子犯潮。”

  见她这般,唐欢欢无奈一叹,“去吧,你也赶了几天的,晚上不用在这守着了,早点回去歇着吧。”

  一大早,饭厅门外站了一排的丫鬟,绿绣挨个检查着她们手中端着的东西,这一排看下来,竟是没有几个让她满意的。

  知道绿绣是庄主和夫人多年安排在小姐身边的人,这些丫鬟们没一个敢在她面前说一个不字,虽然这一大早的就被她挑剔了一番,但她们还是很乐意从她那得知们的喜好的。

  ? ?t5?n?`2(???xw5?m?n?f??4见那些丫鬟离开后,绿绣回身欲走,却见南影走了过来,刚刚的严厉仅在一瞬就被一抹娇羞而替,她垂了垂头,面色微红,不是很敢看他,“你怎么来了?”

  南影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不甚白皙的脸微微加深了些颜色,他走到绿绣身旁说:“随便走走,顺便想来看看你在做什么。”

  南影跟了一段,而后绿绣脚步一顿,道:“你别跟着我,让小姐看到怎么办?”

  “我已经看到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吓了绿绣一跳,她回头看去,就见唐欢欢懒懒散散的走了过来。

  看着她这般惊恐,唐欢欢眉梢一挑,瞥了南影一眼,“我是在用早饭啊,可是庄主夫人说,她交代好的早饭竟少了一半没上,我又瞧不见你人,所以就想自己去厨房看看,不过我来的还真不巧,偏偏让我看见了不该看的一幕。”

  “小姐,我们什么都没做。”绿绣不知道唐欢欢口中不该看的一幕指的是什么,可是她已经刻意跟南影保持距离了,难道这也不行?

  唐欢欢懒懒走近,看着她焦急的脸,打趣道:“什么都没做?你想做什么?昨儿不是还跟我说什么都没发生,今儿一早就开始打情骂俏,你这的能力可是快赶上我啦!”

  闻言,绿绣一脸苦色的摇头,现在的她已如惊弓之鸟,她真的怕一个不小心再做了惹唐欢欢不高兴的事,“小姐,我没有,我只是刚刚才遇见他,真的不是您说的那样。”

  突然,身侧的人身子一低,南影完全不顾绿绣这解释不清的辩解,单膝跪地,抱拳过顶,“郡主,属下斗胆,想跟您要了绿绣。”

  见此,唐欢欢两手环胸,淡淡一笑,“看看人家南影,可比你坦诚多了,再看看你,扭扭捏捏的不成样子,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丢人。”

  这话听的南影有些模棱两可,也不知她这意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许久,唐欢欢再次将话题转回南影的身上,说:“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可是有人说绿绣是种耻辱,今天怎么就突然变了口气,竟要来向我寻这耻辱呢?”

  话没来得及出口,唐欢欢又道:“你想跟我要人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得拿出点诚意来,从现在开始你就在这跪着,我一日不点头,你一日不许起来,你能多久这要看你的和毅力,如果我满意了,当晚我就让绿绣跟你洞房。”

  看着单膝跪地的南影此刻已变成双膝,唐欢欢满意一笑,而后再次看向绿绣,“什么使不得?是使不得让他跪,还是使不得让你洞房?放心,我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吗,你若是不想跟他洞房,那我就多让他跪几天,跪到他撑不住为止,这样即可以打消他的年头,你又可以保全贞身,岂不是两全其美?”

  看着绿绣一脸要哭的样子,唐欢欢歪了歪头,佯装不懂,“嗯?可是什么?我为了留你,这可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了,你要是再不满意,我可就没辙了。”

  南影知道绿绣的,她想留在她家小姐身边,所以心里即便对他有意,也不敢奢求终身,可是他们两人的本身就是要在一起的,如此一来,他们并没有什么跨越不了的阻碍。

  转身欲走,唐欢欢似是又想起来什么,她回过头,见绿绣一脸的心疼的看着南影,唐欢欢却没有心软,“忘了提醒你,不许吃东西。”

  看着那离去的人,绿绣口中的叫唤哽在了口中,她转身狠狠的在南影的背上打了一下,嚷道:“你看看你,都八道了些什么,现在好了,自讨苦吃。”

  闻言,南影淡淡一笑,他拉过她用力拍打过的手,似是并不觉得委屈,“没关系,为了你,我愿意吃这份苦,不过是跪上一跪,不碍事。”

  看着南影说的这般轻巧,绿绣真的连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她了解她家小姐,她说出的话哪里会随随便便就让它结束,这一跪若是不跪去他半条命,她是绝对不会让他起来的。

  绿绣无奈的闭眼,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蓦地,她手一抽,凶道:“你愿意犯傻就自个儿在这犯吧,我已经自身难保了,管不了你。”

  看着那跑开的人,南影微微一笑,虽然不明白她口中的自身难保是什么意思,但既然她保不了自己,那就让他来保好了,如今郡主不过是让他跪在这,而不是一口否决,这就说明一切是有希望的,只盼这份希望不要拖得太久才好。

  唐思瑞从门外走进,见唐欢欢正在调息便静静的坐在一旁候着,许久,唐欢欢睁开眼,看着坐在桌边的儿,不禁笑了笑,“瑞儿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就你一个人,茗儿呢?”

  ? ?t5?n?`2(???xw5?m?n?f??4唐思瑞放下手中搭摞的茶碗,而后起身走到唐欢欢身边,“唐雨茗在陪外公外婆说话,所以我就一个人过来了,娘亲好一点了吗?我听您调息时的呼吸比之前浓郁,看似有见好转。”

  唐欢欢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瑞儿的耳朵愈发灵敏了,娘亲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想来再过不久就不用再劳烦庄主为我通脉了。”

  闻言,唐欢欢脸上的笑意微僵,而后一声轻叹,“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明白,人长大了总是会有些顾虑和纠结,就算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就是没有办法轻轻松松的将它说出。”

  这话唐思瑞的确有些听不懂,迷茫的小脸仍是抬着,“既然简单,又何必纠结?”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那颇大的声音不似唐思瑞刚刚那般小心翼翼,只是听这推门声,就算不用看,也能猜到进来的人是谁。

  推开门,唐雨茗探了个脑袋瞧了瞧,见到坐在床边正在看她的唐欢欢,两只圆滚滚的眼睛顿时一弯,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娘亲,为什么南影会在院子里跪着,他做错什么了吗?”来到唐欢欢身边,唐雨茗一脸疑惑的问。

  看看时辰,已经过去大半天了,唐欢欢倒是想看看,这个南影为了绿绣到底能到什么时候。

  “你不是在陪外公外婆聊天吗,怎么会知道南影在院子里跪着?”唐欢欢摸了摸她的小脸,奇怪的问。

  唐雨茗抿了抿嘴,小眼珠滴溜一转,“我饿了,去厨房转了一圈,然后就看见南影在那。”

  闻言,唐欢欢眉梢一挑,“饿了?这午饭刚过没有一个时辰,你居然这么快就饿了?”

  唐雨茗尴尬一瞬,而后小嘴一噘,“那人家在长身体吗,饿了很正常啊,外婆说了,我这个年纪就要多吃一点才可以。”

  见此,唐欢欢不禁失笑,这孩子每次在她面前都会用噘嘴来表示自己的坚定,可是这件事有什么值得她的?

  唐欢欢怀疑的眯了眯眼,而后转头看了一眼门口,唐雨茗突然拉住她的手,软糯糯的说:“娘亲,你让南影起来吧,他跪在那挡了不说,还有好多人都去瞧热闹呢。”

  看着她那急切的小脸,唐欢欢很是不在意的说:“热闹本就是给人瞧的,再说我也没在那逼他一直跪,他若是想起来自己会起来的,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问问他是不是自愿跪在那的。”

  唐雨茗狐疑的看了唐欢欢半晌,而后撇了撇嘴,“那好吧,那茗儿就不打扰娘亲了,我先走了。”

  看着那急匆匆就跑掉的小家伙,唐欢欢低眸笑了笑,唐思瑞在唐雨茗离开后,不由的开口问道:“娘亲为何要让南影罚跪?”

  晚饭时,乔止魅见唐雨茗时不时的瞟向绿绣,这才发现绿绣脸上那股委屈的神色。

  再看看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唐欢欢,乔止魅忍不住轻咳了两声,“欢儿,听说那南影被你罚在院子里已经跪了一整天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好歹不是咱们山庄的人,若是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就算了吧。”

  唐欢欢眼未抬,身未动,仍是不疾不徐的嚼着口中的食物,“我也没罚他呀,是他自己要跪的。”

  半晌,唐欢欢放下手中的碗筷,轻轻皱了下眉,“这就奇怪了,又不是我让他跪的,为何会让我叫他起来?”

  见她说的煞有其事,乔止魅夫妇倒是有些不懂了,既然不是她让南影跪的,那南影为何会在那院子里跪了一整天?

  看了一眼绿绣苦瓜一样的脸,唐欢欢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突然起身说:“吃饱了,我先回房。”

  唐欢欢脚步一顿,却没有去回乔止魅的话,而是看着君孟朗问:“知不知道宫洺到哪了?”

  那凉州距离这里少说也要两天半的程,可是昨现在还不到两天,想来他是整夜都在赶,虽然有些心疼他会不会吃不消,但是一想到他此番是为了自己,唐欢欢的心里还是会有些小小的喜悦。

  见唐欢欢离开,绿绣紧随而去,乔止魅奇怪的喃喃道:“这南影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欢儿又说没罚他,他为何会跪在那不起?”

  唐思瑞咽下口中的食物,转头看了乔止魅一眼,淡淡道:“娘亲说了,她是在南影。”

  入夜,轰隆一道闷雷惊的绿绣倒茶的手一抖,她转头看向窗外,两撇眉顿时拧的更凶了。

  ? ?t5?n?`2(???xw5?m?n?f??4唐欢欢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你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闻言,绿绣哭丧着脸看着唐欢欢,哀求道:“奴婢求求小姐了,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若是淋上一夜,他会病倒的。”

  唐欢欢拿过她刚刚到了一半的茶,轻抿一口,“病不病倒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若担心他病倒没人照顾,我可以将冬儿派过去,那丫头心细,定是会体贴入微的。”

  一听这话,绿绣更是急的脸色都变了,“小姐为何要这般奴婢,如果小姐想将冬儿赐给南影,奴婢,奴婢不会有任何怨言,但是请小姐饶了南影,就当他今天的话没说过,奴婢不会跟他,即便他跪死在那奴婢也不会跟他,奴婢都会在小姐身边,一生不嫁。”

  唐欢欢低垂着眼睫,淡淡一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更没理由放他了,你难道忘了,我说过,只要我让他起来,那就是同意了他的请求,而我同意之后便是你和他的洞房,既然你不想跟他,那我就等他晕过去之后给他使点药,成全了他和冬儿,免得他以后在纠缠你。”

  蓦地,绿绣脚下一个踉跄,看着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唐欢欢,她却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

  “好了,既然你也不在乎,就别在管他了,一整天都看你黑着个脸,搞得我心情都跟着郁闷,你下去吧,顺便把冬儿叫进来,我有话跟她说。”

  无声无息中,绿绣的脸上早已滚满了泪,她缓缓转身,拖沓着脚步一点一点的走出门去。

  《绝地》推出小队第一人称模式 预计10月中旬上线《校园女生僵尸猎人》新截图公布 11月17日登陆

  苹果iPhone 8获IGN 8分评价 没什么亮点,很像iPhone7

  更多

  更多

  二次元少女徐娇Cos洋娃娃 网友:太赞,美得不像线日 果照误发家长群,这亲妈还认吗?

下一篇:没有了